• 当前位置:达塔网>综合>欧盘什么意思·3个案例搞懂《婚姻法》"24条"补充规定
  • 欧盘什么意思·3个案例搞懂《婚姻法》"24条"补充规定
  • 发布时间:2020-01-09 16:29:13 | 浏览:4501

    欧盘什么意思·3个案例搞懂《婚姻法》

    欧盘什么意思,《婚姻法》“24条”,正处于舆论的漩涡中。

    今日,最高法公布了对“24条”的补充规定,在原有“24条”的基础上增加了两个条款: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之前,“24条”的内容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这两个条款的增加,将对夫妻双方的利益和义务产生什么新的影响?

    之前因为“24条”被负债的群体对此怎么看?

    红星新闻采访了各方专家,为你带来最实用的解读。

    你的婚姻是否潜伏危险? 图据东方ic

    》案例:

    这些“危险婚姻”将迎来春天?

    自2004年“24条”正式施行以来,围绕这一司法解释所产生的争议,即不绝于耳。

    2016年,成都商报曾以“危险的婚姻”为题,对“24条”具体司法实践中可能存在的问题进行连续报道,并引发全国关注。在收集、整理的数百个案例中,配偶无辜被负债案例比比皆是。其中包括海归女结婚两月被负债500万,妻子赌博大学教授被负债600万等极端案例,均造成广泛传播并引发热议。在最高法出台24条补充规定之前,各方合力特别是媒体持续关注,“24条”问题已处于某种沸点状态。

    红星新闻通过调查发现,一份来自今年1月最新的“24条公益群”实名调查统计显示,国内28省“被负债”人群中,87.1%为女性,12.9%为男性,且80.6%受过高等教育,他们中不仅有大学教授、法官、律师、记者、医生、教师,还有企业高管、公司白领等。从3月1日起,“24条”的补充条款就生效,以前的那些轰动网络的案例是否就能迎来春天?

    “24条”的补充规定对夫妻双方有何影响?图据东方ic

    案例一:

    前妻豪赌欠债800万元 男子净身出户被追债

    据《长江日报》报道,王先生与前妻郑女士是武汉新洲人,两人都在当地一家医院工作。1986年两人结婚。婚后没多久,王先生发现妻子沉迷于赌博,并且欠下很多债务,一次次心灰意冷之后,王先生提出离婚。

    在离婚前,他将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然后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了58万,交给前妻还债。但没想到前妻欠的钱远不止60万,家里的车被债主开走,挖掘机也被债主开走,唯一的房产因为还没有还完贷款,不能变现,所以搁置在一旁。离婚后3天后,净身出户的独自一人来到长沙打拼,开始新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追债人陆续找到他,法院审理认为,前妻的债务因为是在婚姻存续期间借的,所以他也有连带责任。光是到法院起诉的债务就有6笔,高达200万;而还没有去法院起诉的高利贷、邻居以及家人的债务加起来则接近600万。

    点评:根据“24条”的新增规定,“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的规定,前妻郑女士的债款,主要用于赌博,法院将不予以支持,所以王先生将不需要承担这笔债务。

    案例二:

    丈夫婚内出轨,举债发生于起诉离婚的次日

    李女士供职于某央媒。《成都商报》曾报道,李女士早在离婚起诉时,就已锁定前夫婚内出轨和家庭暴力等证据,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本金高达280万的夫妻连带之债。而李女士前夫举债时间,发生于两人起诉离婚的次日。因受债务之累,李女士唯一一套住房也被查封。

    点评:李女士前夫的行为,满足新增规定中“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因此,法院将不予以支持,李女士将终于摆脱失败婚姻带来的情感和债务阴影。

    案例三:

    前夫在外经商背地里举债 ,女子离婚6年突然“被负债”340万

    根据《武汉晚报》报道1993年,王娟经熟人牵线,认识了前夫卓伟(化名),两人处了2年左右的时间,领证结婚。女儿出世没多久,卓伟下海经商。卓伟经常常年没有照顾家庭,王娟为了养家远赴深圳打工。2011年,因为两地分居多年,王娟与前夫卓伟协议离婚。离婚后,一纸状书递到面前,他们才知前夫曾背地里大额举债。因“24条”,他们即使已和前配偶离婚,但债务却仍要一同承担。

    点评:在王娟不知情的情况下,前夫经商举债,且已经和配偶离婚,仍要承担婚姻期间的共同债务。新增条款实施后,王娟需要若能够举证,其前夫虚构债务,则终可放下这些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债务,开始新的生活。

    》解读:

    最高法为何是补充规定不是废除?

    在原来“24条”的基础上,最高法新增加了两款,分别作为“24条”的第二款和第三款。即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针对为何仅仅是补充规定而不是废除,补充规定出台后,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委、二级大法官杜万华表示:“废掉一个法律或者司法解释条款不是小事,一个前提必须是利大于弊,现在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我关注了一下争论的情况,主流观点还是认为24条必须保留。”在杜万华看来,一旦废除24条,夫妻间串通假离婚,损害第三人情况就有可能反弹。

    另外,针对现实中很多人认为,要判断共同债务的标准应该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杜万华称,最高法也会加大司法调研力度,条件成熟时将就此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或规范性文件。

    图据东方ic

    》专家:

    真正还要看个案审理如何把握

    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教授张力表示,最高法的这一补充规定,事实上延续了最高法对24条一贯的态度,“那就是坚持认为24条原则上是没有错的。只能继续去完善,而不是去推翻。比如直接针对举债人恶意串通配偶另一方的情况不作为共同债务处理,这在之前就是如此。”

    这一观点,和不少法律人一致。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俊即表示:“写在明面上的条款其实没有什么变化,真正还是要看个案审理如何把握的问题。”

    这种对24条的坚持,让被负债群体感到失望。其中,“24条公益群”群主李秀萍即表示,补充规定既没有限制家事代理权,还是举证责任倒置。更没有确认止损性质的有限责任原则。这不过老调重弹而已。”从离婚被负债个案阴影中走出来后,李秀萍现在是一名坚定的修法推动者。

    而因婚姻“被负债”群体的代表则表示,“此前,已有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明确表示,将在两会上为我们这一群体发声。”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四川鼎力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施杰表示,最高法公布补充规定并不影响他的提案,“我的观点是,对于大额债务应共债共签,保护配偶知情权。”

    红星新闻记者 | 张柄尧 沈杏怡 实习生 潘俊文

    编辑 | 平静 实习生 李琴

  • 随机新闻
  • 热门新闻
  •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moviebog.com 达塔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